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永丰文化】共大永丰分校十九个春秋始末记;(文/冯都)

  • 听说你是个茬子;
楼主回复
  • 阅读:498
  • 回复:0
  • 发表于:2021/11/24 16:07:39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永丰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商务合作:13319339461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共大永丰分校十九个春秋始末记



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永丰县分校(以下简称永丰共大),是遵循毛泽东主席“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教育方针和江西省委、省人委规定的“共大实行勤工俭学,半工半读,学习与劳动相结合,政治与业务相结合,做到又红又专”的办学方针。自1958年创办至1980年改制(中间奉命停办三年),十九年来为社会主义建设培养了1831名初级人才,他们在全县广大农村和山区,创造了大量物质财富,从而模索出一套普及文化、科学、技术的新经验,成为贯彻工读结合的范例和培养一代新人的摇篮。

 

(一)办校历经四次搬迁  十九年重返原地

 

初创中奠定基础

 

永丰县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重要苏区,红色历史景点遍布全县各地。同时又是一个多山丘陵地区,经济、文化、交通十分落后,人才奇缺。虽然至1958年建国九年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取得了伟大成就,但广大山乡的教育事业仍然落后,许多人文化很低,不少人还是半文盲,读不起书的工农群众大有人在。正在这时,毛泽东主席听了江西副省长汪东兴关于江西试办垦殖场和技术学校的汇报后高兴地说:“这个办法很好。三十年前,我在江西、湖南、福建等地搞农民运动调查时,许多农民不识字,想写写不出,要说说不清。无产阶级掌权了,工人农民翻身了,人民政府有责任帮助他们识字。现在全国正在掀起第三次扫盲高潮,你去江西时间很短,就出了这个好主意,难能可贵啊!你可跟邵大哥、俊秀同志商量,多办这类学校,让读不起书的农民都有机会上学。”永丰县委、县人委为振兴全县农村教育,便在这一大好形势下,批准创办了共大永丰县分校。

起初,永丰是办劳动技术学校,隶属县农垦局,招收高小、初中毕业或未毕业的青年学生227名,教职员29人,于1958年7月在藤田秋江大队举行开学典礼。校长是附近三里路的西山坪垦殖场场长陈思源(兼),专职副校长为饶克明。由于当时党员极少,只有3人,便调李文俊去任指导员兼团委书记。学校分设农机、林业、畜牧业、财会等专业,学制四年,实行半工(农)半读。初创的技校,实际上是办共大的预演和共大的过渡,属打基础阶段,只存在半年。至1959年春节过后,学校由地区农垦处主管,在共大总校统一部署下,校名改为“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永丰县分校”,从此走上全省统一办学的轨道。

 

发展中逐步壮大

 

既然学校改名了,主管单位提升了,吉安地区农垦处和永丰县委、县人委便决定将共大搬迁到离县城较近的潭城公社睦源水库附近。那里岭多,劳动力少,适合半工半读。于是正月初四开会成立共大永丰分校,规定上半年要搬迁结束(秋江至睦源长达130华里)。同时要在睦源新校址搞劳动建校,学校初具规模后于1959年8月正式上课。这时学校行政工作直接由县人委领导,生产业务由县农垦局归口管理。学校设教务处、总务处、生产管理处。教务处主任李育文,总务处副主任张仁源(主持工作),生产管理处主任李文俊(兼)。全校学生发展到300余人,分设农学系、林学系、畜牧兽医系。农学系主任由李文俊(兼),林学系主任李**,畜牧兽医系主任邱孟雄。

1959年8月党中央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又谈起共大之事说:“共大办了一年了,办得有特色,要总结经验,坚持办下去。”周恩来也对邵式平省长说:“你们共大确实办得不错,与众不同,创造了新鲜经验。”邵省长见总理如此高兴,冒昧要求:“能否请总理在百忙中为共大题写校名?”周总理欣然允诺,即刻用毛笔书写了“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八字校名。毛主席、周总理热情关怀共大并题写校名的消息传到永丰后,全校师生欢欣鼓舞。县委、县人委也更加关心共大建设。这时我县第一座著名的“白水门中型水库”建成了,可灌溉二万多亩良田,还可发电,县领导于1960年2月决定将学校迁移到白水门去,因那里田多,条件好,有利于共大半工半读,可创造更多收入,学校发展前途更大。这样,永丰共大在睦源只有一年时间。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盘山行走约有睦源与白水门同属潭城公社,中间隔了一座485米高的东华山,20华里。1960年2月春节过后,县委副书记刘国琳亲自兼任共大分校名誉校长,县农垦局长李思源仍兼校长,李育文提拔为专职副校长,当了两年,改由曾圣和任副校长,半年后,曾提拔为区委副书记,又让李育文任副校长。这期间农学系有两个班,林学系有两个班,畜牧兽医系有两个班,全校教员17人,职员6人(都是男的),语文教员和专业课少的教师兼任班主任,带班劳动。学生王万芳被推选为学生会主席兼团总支书记。师资来源一是从垦殖场下放干部中选调;二是从吉安下放知青中选用;三是从全日制专业学校毕业生中分配进校(如农业课老师徐春生等);四是在本校毕业生中选择优秀者留用(如毕业生刘辉、辛鼎才等)。

共大在白水门办了两年,便盖了几幢新屋,有办公室、教室、寝室、医务室、礼堂、教工食堂、学生食堂等,一应俱全。还有一辆拖拉机 ,三部自行车,教职员工的工资由县财政拨给。

这时传来了毛主席再次关心全省各共大分校的重要信息,毛主席说:“你们共大发展这么快,办得这么好,看来我三十年前想办的事,终于在江西实现了。”汪东兴请示:“主席能否写几个字鼓励一下全体师生?”毛主席满口答应,于1961年7月30日写了一封500余字的信给江西共大,信中说:“同志们:你们的事业我是完全赞成的。半工半读,勤工俭学,不要国家一文钱,小学、中学、大学都有,分散在全省各个山头,少数在平地,这样的学校确是很好的。……”朱德也于1962年3月视察共大,鼓励同学们发扬自力更生,勤俭建国的传统,努力把自己培养成社会主义一代新人。

国家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很多地方遇到巨大困难,可是永丰县经济生活形势,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好的。据说康克清来江西,听到永丰较富,便来永丰看了一下,见各公社都养了不少生猪,指示县委调一批猪支援灾区。而共大不仅可以自供自给,还能给学生每月发几块零用钱。学校农场雇请了18个湖南人管理,(他们都是湖南受旱灾来永丰打工的),不但工资得到保障,后来还纷纷把家属小孩带来长期落户,可见共大分校办得不错,因此年终总结受到县里表扬。

然而就全省而言,共大总校在1961年4月4日给省委的报告则认为:“江西各地分校办多了,积累的许多问题难以解决。”这显然是三年自然灾害和人为因素造成的(苏联逼债和我们工作中的过失),影响了共大的发展。党中央于1962年提出“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共大总校在贯彻落实时,竟有一个过去长期在全日制学校工作的负责人,在会上发言提出“要把共大全部砍掉”这是明目张胆对抗毛主席“七·三O”指示。邵省长闻知感到很突然,非常生气地驳斥他的荒谬主张,坚定地指出要把共大旗帜扛下去。经过几次会议讨论,最后以省委、省人委的文件下发,对共大分校进行调整,文件说:“由于江西省财政赤字很大,有的分校教职员工资和学生的零用钱发不下去,因此决定全省112所分校,压缩到46所,学生4万多人压缩到1万6千人。”(见《江西党史资料》38辑188-189页)

在这种特殊形势下,永丰共大分校也被精减停办了三年。1962年下半年,学校财产全部送给白水门管理区了。

 

“文革”中干枯萎缩

 

全国三年自然灾害带来的巨大困难克服了,国民经济很快获得迅速恢复,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形势一片大好。至1965年,各地停办的共大分校又复办了。永丰分校便从原白水门迁到坑田公社模源大队。这里距县城只有20华里,交通更方便,加上在阳岭山下有一大片荒田无人耕种,为共大分校的复办提供了良好条件。

说是复办,实际上是新办,一切都是白手起家,从头做起,但学校规模缩小了一半,学生招生150名,分农业、林业、财会三个班(不设系),教职员加农工22人,专职校长杨霦,校部办公室主任曾来香,团总支书记王万芳,不设科室,只有一个综合教研组,学校仍归口县农垦局兼管。1965年8月1日,在模源村举行复办开学典礼,县文教局长李文辉前来祝贺。

这时突出政治气氛较浓,学校配有专职政治教师,分班讲授毛泽东的实践论、矛盾论和中共党史,学校宣传栏经常焕然一新,墙壁上书写“毛主席语录”。总校将周恩来总理题写的“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校名锻制了白底红字金边的横形徽章,发给师生佩挂胸前。党组织、团组织发展很快,申请入党的教师渐增,要求入团的学生很多,遵守纪律、服从领导,积极劳动,刻苦学习蔚然成风。老师团结协作,认真备课讲课的风气也在自觉地培养。学生劳动生产比较能吃苦,不仅种好了学校自己的水稻,还帮助罗卜农场栽禾和割禾。

但是,好景不长。1966年中央“五·一六”通知下来后,开始了“文化大革命”,学校很快处于混乱状态。用红卫兵小将的话来说,是县里派来的三人工作组伙同校长杨霦“镇压学生闹革命”,用后来领导班子的话来说,是红卫兵造反派“打倒学校走资派杨霦!”并“揪出保皇派×××教师!”于是逐渐出现学校制度失去约束力,愿上课就来,不愿上就去“闹革命”,校长也靠边站了,老师也怕学生揪斗,小心翼翼,明哲保身,千方百计与学生搞好关系,笑脸相迎。全国出现串连高潮,学生中也成立了各种造反组织,纷纷外出,去南昌、上海、北京串连,反正沿途吃饭、住宿、坐车不要钱,也不要介绍信,无人敢阻挠。一时间,学校空空如也,只剩下老师在校,名义上坚守岗位,实际上每天聊天,传播各地“马路消息”。这样,共大的半工半读,勤工俭学,被“文革”之狂风卷到九霄云外去了。

随着毛主席“复课闹革命”、“ 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最高指示下达,全国停止了学生串连,纷纷回校上课。这时永丰县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建立,各项工作又恢复起来了,走上了正规。永丰共大在这种安定团结的新形势下,又复原了昔日的景象,不过内伤依然存在,领导班子怕有斗争反复,不敢大胆工作。随着“干部下放,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学校的所谓“臭老九”纷纷被精简下放到各个公社劳动锻炼,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了。

学校的干部、老师减少了,新生入校也不多,于是县里决定学校再次迁移,搬到藤田西山坪垦殖场附近办学。这样,十多年来,从南到北,从北而南转了一大圈,又回到原地了。在这里依靠垦殖场经营的大片山林,来支撑共大分校的半工半读,在藤田继续招收新生,调配老师。这时学校校长名叫张烈。由于还处在“文革”期间,教学生产往往受到政治斗争的撞击,很难恢复到白水门办学时的辉煌,如1970年有毕业生86名,至1976年,只有毕业生46名,明显干枯萎缩,大有下马迹象。1980年永丰分校停止招生。这年南昌的“共大总校”于11月20日经省政府批准,改名为“江西农业大学”。永丰分校也跟着逐渐名存实亡。到1982年,彻底解散,一切财产移交给西山坪垦殖场了。


(二)半工学生做到自给   半读理论实践并举

 

创资财夯实基础

 

共大永丰分校自诞生之日起,便开始了紧张的劳动建校。当时由财政拨款,按学校人数每位学生30元作为开办费,基建费每位学生70元,另外还有4个月的生活费补贴,按每位学生每月补贴40元计算,一并发给学校。但是,这些有限的资财,解决不了学校必要的设置、教学、科研基地的建设等方面的短缺。为了解决经费问题,在秋江、西山坪这些林业资源丰富的山区,垦殖场划出部分国营森林归分校经营;在睦源、模源这些田多人少的地区,征购当地群众无力经营的土地归共大种殖;在白水门利用水利条件开办渔苗场为学校创收。总之共大十分注重进行一些收益多,见效快的突击性生产来解决半工半读的经费。但这些生产收入不稳定,不易与教学、科研相结合。因此,如何搞好符合学校特点的生产,就成为首要问题了。

共大分校的生产自给是指学生的自供自给,教职员工资还是县财政拨款解决。当然学生的自给还要包括口粮和零用钱自给。为此,永丰分校在生产方针上,全面贯彻以粮为纲,粮,棉、油、畜为主体,农、林、牧、副、渔、工多种经营。对于共大分校的生产基地建设,不但考虑了生产的需要,还考虑了教学的需要,建立了样板田和丰产试验林。并吸纳了部分外地农民工,负责常年的生产管理,并指导学员生产劳动。在安排生产时,注意把一般劳动与专业劳动结合起来,既保证搞好生产,又有利于教学。

永丰共大的生产基地建设,归纳起来有五个结合,即(1)固定性基地生产与临时性生产相结合;(2)发展粮食生产、林业生产与发展多种经营、提高效益相结合;(3)一般性生产与专业性生产相结合;(4)学员参加劳动与农民工指导生产相结合;(5)发展学校的生产与科学技术的推广相结合。

但是永丰分校辗转搬迁了四次,共五个校址。建立起来的基地,随着搬迁被迫放弃了,十分可惜。只好在新的校址重新白手起家,这就给我们带来了许多困难。好在当年突出无产阶级思想政治教育中,师生能听党的话,能够做到一呼百应。如在睦源和模源,面对一片红壤荒地,没有校舍,缺乏设备,学员们能以“抗大”为榜样,讲延安创业精神,风餐露宿,同甘共苦,平地基,烧砖瓦,砍木材,烧石灰,砌墙架屋,自力更生,逐步建起了宿舍、教室、食堂、礼堂,以至办公大楼。

永丰共大之所以在多次搬迁中克服了一系列困难,是县委、县人委领导和县农垦局以及垦殖场的高度重视与指导的结果,正是上级的殷切关怀,才成为办好这所半工半读分校的关键。如帮助解决生产基地、生产项目、劳动条件、产品销售等各种问题。“文革”中学生不愿参加劳动,学校经费遇到很大困难,县财政给予了大力扶持,才使学校渡过了难关。

永丰共大在实现自给中,校、系领导和全体老师以身作则,带领学生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做到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吃苦在前,享乐在后,身教重于言教。尤其是带班劳动的教师,更是处处身先士卒,冲锋在前,为学生树立榜样,因此,干部、老师的良好表率作用,是办好共大自给自足的重要因素。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搞教改提高质量 

 

永丰共大遵照上级规定,以培养农村初级技术人才为已任,一切教学都围绕这一要求运转。学制四年,每年假日占15%;第一年教学时间占35%,劳动生产占50%;第二年教学时间占45%,劳动生产占40%;第三、四年教学时间占55%,劳动生产占30%。考虑到共大只有半读这个最大特点,因此教学内容采取“面窄、多教、教快、教深、教好”的方针,对教材进行“删、编、增、综(合)。”处理。教师按1:25比例配备,职员按1:50配备。教学方法以实践为基础,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学与用紧密结合,广泛运用直观教学、现场教学等形式。

控制了教学时数后,对专业教学应如何掌握呢?永丰共大自一年级至毕业,采取文化基础课由多到少,专业课由少而多,由低到高,由基础理论到专业理论,再到技术操作等过程。同时规定生产忙季少学,闲季多学,晴天少学,雨天多学,如林学系学生上山砍毛竹,突遇天变下大雨,无法劳动,老师就在山上的茅棚里挂起小黑板上专业课,学生席地而坐,在膝盖上记听课笔记。

为使学到的理论知识得以“消化吸收“,学校规定早上自学一小时,晚上自学一小时,老师必须下班辅导。平时政治课学习时间占10%,有时学政治联班上大课,由校长亲自讲课。对于入学文化较低的学生,还组织起来重点给予速成文化补习,辅导他们学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课。其教材大部分由总校编印下发,也有的教材通过本校老师搞教学改革,自编自用。学校为增强教师的责任感,提高教学水平,同一专业、同一学科的的教师进行教学竞赛,互相观摩,然后座谈讨论,互提意见,共同提高。那时考试实行五分制(苏联学来的),上级要求狠抓教学质量,对此永丰共大教师采取了一些措施,如对旧课复习,至少在一遍以上,老师要亲自批改作业,学生要写一篇以上专业的论文,写得好的公布表扬,力争使学生达到“消灭三分,保持四分,争取五分。”

共大教学,广义说来应该包括专业实习和技术革新,即有针对性的生产实习,既是劳动,又属教学。林学系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一时间搞得热火朝天,如师生研究油茶综合利用,每百斤出油率,一次性冷榨,是58斤,他们改为多次热榨,而且茶饼直接榨,结果出油率是75斤。还有畜牧系学生养了许多生猪,饲料缺乏,通过师生的大胆试验,将一切无毒植物磨成粉,经发酵与其他植物配搭,进行喂猪,试验获得成功。还有师生在造林挖洞机、松针综合利用方面,以及医务室试制黄莲注射剂等多项革新中,也都取得良好的成效,学生们甚为高兴。

永丰共大与全省其他兄弟分校一样,教学、生产、实习、科研都取得了很大成绩,引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的高度赞扬。1964年8月1日,刘少奇在中央各部党员干部大会上作报告时说:“江西共大也有办学经验,据说毕业生能文能武,能当工人农民,能在科室搞研究,是新社会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和我们、和你们、和现在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都不一样,他们没有知识分子架子。”同年8月21日,刘少奇在广西视察时又说:“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也办了好几年了,取得了很大成绩,你们可以组织去参观、学习、吸纳经验,回来试办。”

刘主席这些话虽然是对全省共大而言,但也包括永丰分校所取得类似成绩,因为各分校的教学、生产大同小异,内容和进展也基本一致,只不过永丰交通较偏僻,外面参观者较少。

 

(三)校内生活丰富多采  校外就业广阔多样

 

德智美又红又专

 

坚持党的领导,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共大遵循上级党委的一贯要求,一手抓生产教学,一手抓政治思想,而且把政治工作放在首位,除学好哲学、政治经济学、中共党史等政治理论课外,还大搞学校宣传,如书写大标语和写“毛主席语录”,打造浓厚的政治氛围。同时在各班出小墙报的基础上,学校搞了一个大型墙报,有新闻、言论、特写、文学、诗歌、历史、生活趣事等栏目。如1965年冬,在模源共大时,政治课老师冯都在墙报上发表了一首诗,许多同学争相阅看,这首《七律——咏共大永丰分校》格律诗的内容是:“白云伸处顶头边,秀水青山绕舍缠。楠竹虚心争拱月,孤樟劲节独有天。模源阡陌迎朝日,阳岭峥嵘卷暮烟。”同时在紧张的劳动建校阶段,有的学生怕吃苦,有的学生家里有本“难念的经,”甚至有的老师不安心在共大工作,党支部委员都经常找他们谈心,帮助他们战胜困难,放下思想包袱,轻装前进。

发挥共青团作用,开展丰富多采活动。那时大家都很年轻,连许多教师都未成家,团委书记主讲团课,结合学校实际,讲了如何对待人生幸福、看待兴趣爱好、处理友谊爱情,大家听得赏心悦目。团委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每月组织一次全校晚会,唱歌、跳舞、朗诵、看电影等。还不定期的举办团日、野游、登山,请老赤卫队员讲革命故事。而且还组织师生进行各种体育竞赛,如系与系之间的篮球赛,乒乓球赛等,校长、书记都带头前来观看,有时作示范表演。

组织学生会,依靠学生民主办校。学生会成员都是全校选出的先进学生,学校请他们参与制定教学与生产计划,并让他们了解执行情况,甚至了解学校生产收入和开支情况。平时工作重点是帮助联系解决学生的生活困难和疾病医疗。尤其是办好学生食堂,做到饭菜多样化。学生会还积极配合团委抓好文体生活,如有一年共大总校向各县分校发了30多件体育设施,有举重器、活动单杆、秒表等,每到假日,体育场上异常热闹,打球的、拔河的、跳高跳远的,十分热烈,还有不少女同学爱唱样板戏、采茶调。1966年春,共大在模源自编自演了一出歌颂共大的短剧,时间约有40分钟,后来在“永丰剧院”参加全县汇演,获得二等奖。其中有二位男女主角刘厚荣和李小秋,被正式上调到县剧团担任专职演员。有的观众看到学生演出后,大为赞赏,说:“我以为劳动大学就是整天劳动,现在亲眼看到共大不但使学生学到了文化科学知识,还汇演了文艺节目,为县剧团输送了人才,等我的子女长大了,也送他们去共大读书。”

学生们在共大求学四年的日日夜夜,像兄弟姐妹一般融入在一起,没有什么隔阂。不少男女都进入了恋爱婚姻阶段,有的学生与学生结成伴侣,有的女学生嫁给年轻教师。更多的是在毕业后投入到建设社会主义的宏伟事业中去冶炼和创业,这就是他们这一代人走过的青春之路。

 

回农村大有作为

 

共大毕业生一般表现有三大优点:一是能够吃大苦,耐大劳,勇于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担当最困难的任务;二是有较全面的知识,既能从事生产劳动,又能解决生产中存在的科学技术问题;三是有热爱劳动、联系群众、关心群众利益、热心为群众服务的优良品德。这些优点,完全体现学校培养大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宗旨,受到全社会的高度称赞。

按照共大招生简章,开办初期的毕业生去向,规定为“ 发给文凭,统一分配或自行就业”。后来由于出现三年自然灾害,国民经济实行大调整,共大毕业去向改为“社来社去,不包分配”。从这里可以看出,毕业生是由国家分配还是自行就业,取决于当时国家的经济状况,国家包得了就统一分配,包不了就自行就业。如1972年,正是粉碎林彪反革命集团之后,全国上下大搞“抓革命、促生产”,各项建设项目纷纷上马,生产面貌大为改观,出现了新的气象。基于这种形势,永丰县工业也掀起了大发展高潮,以体现永丰工业转为国民经济重点发展的方向,而且都是全民所有制的国有经济,需要吸收大量工人,在这种情况下,这年共大毕业生全部分配进厂当工人。

但是,大多数年份都是采取“社来社去”和“城来社去”的方针(即城镇户口入校的学生)。这里所说的“社来社去”是广义而言,包括“社来场去”(农场、林场和垦殖场),总之都属农村、山区。我们总体估计,共大毕业生安排做干部和技术人员的约占25%,安排在国营垦殖场、林场作技术工人的占35%,还有40%安排在公社、大队、生产队当不脱产干部和回乡参加生产劳动。

永丰分校为农村社会主义建设先后培养了一千八百多名初级人才,除个别留校工作外,少数人聘到农场、垦殖场、良种场、农资公司和供销社,大部分是“社来社去”,其中有的安排在公社电排站、广播站、兽医站、畜牧场,有的在大队当会计、民兵连长、民办教师、妇女主任、生产队长、大队书记领导职务。凡分配在油茶科研所的林学系毕业生,他们除了负责林业生产的技术指导外,还担负了实际的生产任务,每天同工人一起上山采种、育苗、造林、育林,按质按量完成任务,他们栽种的油茶成活率达90%,杉树成活率达95%,樟树成活率达100%。他们在技术指导上,不是指手划脚,而是做出样子,用行动示范。回到各大队的毕业生,有的担任了大队技术员,他们不但在农业生产上操作技术熟练,劳动效率高,而且能因地制宜开展科学实验,进行良种繁育,使山区低产田获得高额丰收,鼓舞了山区群众争取实现高产的信心,群众夸他们有真工夫、硬本领,不愧为新一代能文能武的共大毕业生。

总之,各级党委直接领导、悉心关怀的共大新型学校,学生不花钱,国家极少花钱,培养了大批能文能武、又红又专、贴近实际的农村建设人才,人们称之为“三全其美”,党和人民皆大欢喜,完全符合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第二章中所说的“把教育同物质生产结合起来”的无产阶级办学原则。无怪乎世界上有86个国家和地区的549批外宾、共计7466人到江西共大参观,更吸引了国内各省、市、自治区派人前来江西共大学习和取经,使这所新型学校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上创造了辉煌,一度名扬海内和海外。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纪念校庆50周年的今天,更加引发上世纪在共大生活过的广大师生们无限追思和深切怀念。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作者简介:冯都,原共大政治、语文教师。党史协会会长。中国现代史学会会员。发表文章800篇,专著5本。另获北京“书法家”证书。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