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毛主席在龙冈之富家车的灯光

  • 曾经飞蛾扑火
楼主回复
  • 阅读:5045
  • 回复:1
  • 发表于:2018/10/14 15:21:38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永丰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1930年12月的夜晚,那是第一次反“围剿”胜利的夜晚。欢腾了一夜的龙冈军民沉入梦乡,除了少数哨兵在游曳外,到处是沉沉的夜色。而与龙冈圩隔江相望的富家车,一幢旧式宅院中,仍亮着淡黄的灯光。灯光划破沉沉夜色,在孤江上镀亮了一缕缕微芒,在凛冽的寒夜里注入丝丝暖色。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摄影/曾健


灯影下,一位身材魁梧的军人在奋笔疾书,时而托腮沉思,时而掷笔踱步。

室内陈设简陋,一桌一椅一床,床上叠着洗得发白的军被。门外,一位大孩子般的警卫员,守着盏昏暗的马灯在打盹。显然,这里住了位红军首长。

夜风中传来阵阵呻吟,呻吟声惊动了沉思的首长,他皱了皱眉,喊道:“小陈!”警卫员一跃而起,回答了声:“到!”“去看看,什么人在呻吟?”警卫员应声出去了,一会,他返了回来,小声向首长报告,一位单身老表病了,而且病得不轻。首长“哦”了声,说:“走,看看去。”打开门,一阵寒风涌了进来,首长打了个冷战,警卫员把件旧大衣披在首长肩上,轻声说:“首长,您有事吩咐我办,您就别去了。”“少废话,走。”在马灯的指引下,转了几个弯,来到一座低矮的茅屋前,呻吟声就从茅屋中传出。推开门,淡黄的马灯下,照出一张憔悴而痛苦的脸,他是富家车人,姓万,高烧让他不断哼叫。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摄影/曾健


首长低声问:“老表,你怎么啦?”

病人牙关咬得咯咯响,哆嗦着说:“冷……冷……”

首长摸了摸他的额头,热得烫人。摸摸被褥,不由蓦地一惊,是一束束禾草编织的稻草被。首长忙把肩上的大衣盖在病人身上。吩咐警卫员,快去把卫生员叫来。警卫员刚转身欲走,首长又吩咐,去把棉被拿来。警卫员佯装不懂,问什么被?首长火了,粗声说:“我盖的被,给这老表盖上!”警卫员不满地低声说:“给了他大衣,又给他棉被,那你盖什么?”首长厉声说:“他是病人,正在发烧!你……赶快执行命令!”警卫员只有嘟着嘴执行命令去了。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当晚,富家车那栋旧式老宅的窗户里,灯光彻夜长明,一直照来了黎明。

那位警卫员就是陈昌奉同志。60年代,陈昌奉同志来到了龙冈,旧地重游,他不禁感慨万端,而且一下就认出了当年毛泽东住了一晚的老宅,还记忆犹新地讲述了那晚首长送被的故事,陈昌奉同志说,那位首长就是毛泽东。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70多年过去了,毛委员送给老万的棉被仍然陈列在龙冈富家车毛委员住过一晚的旧居里。毛委员送棉被的故事,在龙冈地区世世代代传诵着。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本文选自《走进龙冈》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走进龙冈》由张敏才创作主编并自费六万多元出版,印刷非常精致,是作者对龙冈感情的寄托,更是为龙冈畲族乡做了一个全面而系统的介绍,是龙冈的“百科全书”,具有浓郁龙冈乡土气息,像孤江流水中一朵美丽的浪花,令人赏心悦目,激励后人奋进。

《走进龙冈》一书尚有少量余存,定价50元一本,可联系永丰网购买0796-2519900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