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印象双抢,抹不去的记忆!(文/黄子健)

  • ↘▂_倥絔
楼主回复
  • 阅读:3292
  • 回复:0
  • 发表于:2018-8-5 9:51:19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永丰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1


不参加“双抢”已有些年头了,今年“双抢”父亲拨来电话,说前些天劳作时不小心给石头刺到脚了,严重也不严重,打了针上了药,走路自然可以的,但被刺的脚不能着力。乖乖,农忙时节,脚不能着力,怎么收割?挂了电话,二话不说我便奔回家了。

然而,回家拢共才三两天,今年的“双抢”就近半了,这期间主要做的活就是扛谷子,一袋扛完接一袋。“双抢”还是“双抢”,可此时的“双抢”不同彼时的“双抢”。禾镰早已退出农耕舞台,人力打谷机也在屋檐下长出铜锈,收割基本机械化,人倒轻松了大半,可似乎没了往日双抢的味儿!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2


印象中的“双抢”,还记忆犹新。

那时还小,乡人世代靠种田为生,一到农忙,家家户户忙得不亦乐乎,忙到黑灯瞎火再到月华满天,白加黑五加六还加七。

犹记得,“双抢”期间,看着一望无际的稻谷金黄金黄,大人们自然乐不可支,毕竟大半年的辛苦已然丰收在望,但在我们这些不管家里柴米油盐的小家伙看来——至少对我来说——说实话,一临收割的季节,在烈日下面对这满目的稻子,眼前充满的是无尽的熬煎,什么“看见稻浪翻滚就心旌摇荡”之类的话语,只是形而上学的旁观者粉饰农忙现实的一厢情愿。我心里嘀咕的当然是:这些破谷子,又得要半条小命。大概是当时真的没心没肺吧。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那时,家里小孩我最大,除了父母是全劳力外,我们几个小孩不大顶事,所以尽管全家总动员,冒着狠毒的太阳苦干一天充其量也就能割下一亩来地。脱粒时一边踩着老式打谷机,一边忙着拿稻穗,随着稻穗和打谷机齿轮摩擦的频率多了,脚下的力气渐渐没了,整个人也虚脱,最后还不得不使出吃奶的劲儿,将一包包厚实的谷子艰难地扛到路边的板车上,再拖着疲惫的身躯将铅重的板车合力推回去,这才看到了一点曙光。但父母们眼看着暮色四合,不远处的稻子还待收割,却还颇有点“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的惋惜。


3


为了躲避毒辣的太阳,于是,农人家有时会早起晚睡,趁凉爽多做些活计。往往有些农田距村庄较远,步行光来回就得费去近一个小时。每每这样稻田收割时,是最最痛苦的事情。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这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大人便把我们从熟睡中漫唤醒。有时实在困得不行,我们在床沿边半睡半醒地坐着,因为抵挡不住瞌睡虫的噬啮,不一会便又躺下去了。看半天没见人影,母亲便直接来拽,还少不了几句臭骂,这时才窸窸窣窣爬将起来。但还是睡眼迷离,扯单衫一件披上,深一脚浅一脚相跟着就出发了。

这样的早上大抵是月明星稀。月光投射在枝桠间空隙处落下斑驳的稀疏的倩影,峭楞楞如鬼一般。远山如黛,这时也只能看个大概,很有水墨画雅淡的意境。因为是后半夜,气温自然不高,加上身体还在苏醒中,偶尔传来一两声布谷鸟的啼叫,让人毛骨悚然,使本还睡眼惺忪的人倒精神了几分。

一路上,要经过一片松树林,其中还隐现着一两座坟茔,加上到处高一丘低一丘的小土堆,这样时分,倘孤身一人,恐怕是要害怕的。但就算人多,若走在最后,你总能感到身后有一股无形的东西在紧跟着你,你脚步快它也快,你慢它也慢,你停它也停,你一转身,它便逃遁得无踪无影。想想都头皮发麻。穿过松树林便是约略开阔一点的地方,然后沿着山脚继续摸行一段勉强可供板车经过的砾石路,再走老长一段田埂路,约摸30分钟光景才算到达。其间,偶尔也能看见农田中村里的张三李四或王五也在赶凉收割,远远地,只能看清轮廓。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到达目的地,等父亲先行割开一个豁口,我们小孩才开始下地,这时大家不多说话,所以只能听到镰刀和稻秆亲吻的唰唰声。往往一个时辰的样子,天就大亮了,视野由朦胧渐渐清晰,稻叶上晶莹的露珠在晨曦的照耀下熠熠闪光。这时,偶尔一只不知名的鸟会从禾苗中猛地蹿起,远走高飞。有时在禾苗中间你会发现一个鸟窝,里面兴许还会舒服地躺着有几个鸟蛋,这自然又够我们兄妹几个欣喜一阵。大亮之后再继续奋战一个时辰就到早饭时间。因为路遥,这样田地收割时我们是不回家吃饭的——因为母亲会准点送来。

母亲自然先于我们起床的,待我们出门忙活的时候,她留守在家里,先是洗衣服,做饭,喂牲口,然后到地里去择菜,忙完这些后,天基本亮了。这时便得赶紧晒谷子,当然谷子在我们未起床时父亲便已挑好在晒谷场,等家里该做的活收拾妥当后紧忙吃点饭便送饭来地里了。

见到母亲来了,大伙很是高兴,因为终于能乘吃饭之机稍事作短时的歇息。在外吃饭自然要选个较好的地盘,山脚下琮琮流水汇聚的稍稍开朗处便成了我们首选的临时饭堂。母亲三下五除二把饭菜安顿好后便兀自去接替我们继续劳作了。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在我们小孩来看来,偶尔在野外吃一两顿饭似乎倒别有一番风味,个中趣味是城里人所不能完全神会的。至于菜,辣椒炒肉、虾米炒辣椒、荷包煎蛋是老三样。席间,我们小孩要是谁觉得咸了渴了,信手舀起一碗清冽的山泉水一仰而尽,也算是一种率性。父亲自然喝点米酒,先用碗盛了放在水里,待吃饭渴了呷上一口,然后又放回水面,因了水流的回溯,酒碗在面前悠悠飘转,颇有点流觞曲水的范儿。因为坐得近了,大家也会聊或昨晚梦见考试没找着考场,或放牛时把人家禾苗吃了不敢回家云云,聊着聊着冷不丁发现谁谁谁的衣服穿反了,这时大伙不免失笑喷饭。不远处,母亲不明就里地也跟着笑了起来。

4


夏天的热,是亘古以来并将流传后世的长盛不衰的话题。

对于农村人来说,炎炎夏日降温的最好方式是下场大雨,这天然的空调一下子可以把世界调和得冷热便宜。但事实上,好不容易下的一场雨,却几家欢乐几家愁。不种地的人家自然欢欣鼓舞,感谢这及时雨送来的清凉;农民却是又爱又恨,爱的是这雨虽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但毕竟给这火炉天祛了火降了温;恨的是满地暴晒的谷子本已八九成干,被一场迅雷不及之暴雨一下浇个全透,那是很伤脑筋的事情。就算第二天天公作美,但“双抢”时节把这些湿谷子再搬出来晒没时间更耗体力。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有时暴雨来袭时正值午饭时间,大家赶忙扔下碗筷便七手八脚地扫的扫,扒的扒,扛的扛……谷子收完后,美好的一餐就这样黄了,有的随便扒完剩下的饭菜,有的干脆就不吃了。

    有时正值午睡,暴雨突然驾到,此时便能听到老妈在楼下大叫大喊,那个声嘶力竭简直无法形容,被惊醒的家人只好无奈地奔出屋外,拼命和暴雨抢时间。

可恨的是,往往谷子没收完,雨下起来了……

剩下来不及收的就只能将就着扫成一堆,用薄膜勉强一盖后听天由命,有时甚至还没来得及开扫便大雨倾盆,于是到处看得见被雨水冲刷走的稻谷。那可是一个靠天吃饭本就寅吃卯粮的时代啊!然而,老百姓除了望谷兴叹又能奈何?看见父母黯然神伤,我们只能默默地哀悼,聊以祭奠这逝去的生命之谷。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当然,其间也有天气上好的时候,这个中午就可自由发挥了。于是乎,几个玩伴有时会顶着烈日去稻田里钓青蛙,有时会到村里的池塘蹦达几个来回,一了解热的心愿;若时间充裕,大家伙就会相约到离家三四里开外的一条小河,享受这冰爽一夏。

一到河边,免不了欢呼雀跃,有的穿条短裤,有的干脆脱个精光,纵情跃入水中,嬉水,扎猛子。因为散养的缘故,泅水凫水得多了,也就无师自通。大家在水中肆意卸下劳作的疲惫,迎接下半天的战斗。

河里游泳,有时尽兴,难免错过开工的时间,便又免不了一顿狗血淋头。但和毒辣的天气相比,躺在水里的享受,挨几句骂又算个球。

然而,夏日天气,意外自然在所难免。刚才还骄阳似火,转瞬之间,正当大家玩得正酣,天空突然浓云翻滚,骤风腾挪,大家只好匆匆上岸,有的内裤没拧干就直接套上外裤,卷了上衣拔腿就跑;有的跑出了好长一段又忙不迭折回捡拾什么。一干人等作鸟兽散,自顾自奔自家晒谷场去后,水面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更可恨的是,一番大抢收忙得汗流浃背,谷子收完了,雨没来……

还有时,大雨来得迟点,忙完后还得抓紧时间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去抢挑稻草,大风刮得正紧,人挑着稻草在狂风的逆卷下寸步难行,呼吸艰苦,偶尔还会被吹得趔趄不止甚而连人带物撂翻在地。实在来不及在大雨降临前赶挑回家的,便索性就地堆成一个圆墩墩的稻草人。这倒为后来我等放牛时增添了不少乐趣。

5


“双抢”期间,晚上还得去准备种第二季的田里守水。有时带上席子就在田野间仰天而卧,守着守着一不小心便睡到自然醒,可想而知,本应流向自家田里的那一点水却不知何时被引向别人田地去了。现在想来都还令人偷笑。

说到灌水,田地低的还可自然灌溉,高的因为沟渠水位不够,有时就只能用簸箕等扶水,夜半时分双脚站在水里,甚是凉快。扶水的时候,有时能听到青蛙跃入水中清脆的声音;有时可能看见水蛇在岸边水草处蜿蜒游动,尽管汗毛直立,但还得故作镇定;有时还有鱼儿轻吻脚跟,撩拨得你微微发痒,一个晚上下来,运气好的话竟还能活捉几条。尽管累得筋疲力竭,整宿的付出却也只够灌溉一小块田地,但也心意满足。然后抢时间,争取在水干之前犁好地并把秧苗插下,便万事大吉了!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这时候,往往到了八月初,天气也似乎没那么毒辣了,该忙的农活该抢的工夫也基本抢完,便又渐渐清闲了下来。


6


“双抢”就是这样,与天抢,与时抢,与人抢,有几分无奈,更有几分惊喜!



 

作者简介


黄子健,男,曾在《中国青年报》《江西教育》《井冈山报》等主流媒体发表文章十余篇,在《吉安晚报》等其他各类报刊也屡有文字发表。

他是全国第十一届“为学杯”创新作文大赛优秀指导老师,全省“2016年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争做龚全珍式向上向善好青年”荣誉获得者、全省首届“红色短信”征集评选一等奖获得者、《中国教师报》读报用报征文比赛全省一等奖获得者、全省“我们的节日”征文比赛二等奖获得者,全市纪念红军长征80周年征文特等奖指导老师、全市优秀共青团干部、全市高中语文优质课竞赛二等奖获得者等。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作者:黄子健


征稿启示

“永丰网”微信公众平台,正在积极为撰稿人开通赞赏帐号。现诚邀大家积极投稿(3篇原创即可以开通自己在永丰网上的赞赏帐号),同时,把更多的新鲜事、美图、美文传递给更多永丰人。挖掘城市精彩,传播永丰文明!

投稿请发送到邮箱:yfnews@163.com或添加小编微信:415835366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